《可凡倾听》对话张文宏,听听上海人民心目中的“定海神针”怎么说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帮周星驰灭火是什么电影_祭坛电影_还有什么新电影--公主恋人卷夏洛电影资讯网
深度解读 | 抗击疫情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面对上海这座超大型城市严峻的防疫局面一个自称长年习惯性焦虑的男人站了出来00:30他是张文宏,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实事求是的科普精神和个性鲜明的语言风格让他一跃成为最具关注度的焦点人物也成为了上海人民心目中的“定海神针”前两张为崔天凯手书,后两张为张文宏手书近日,中国驻美大使馆收到了一封漂洋过海而来的特殊回信张文宏邀请同为上海人的驻美大使崔天凯“待世界抗疫胜利之时,请您一定要回到家乡,我们一起在小酒馆把酒言欢。”00:592020年5月16日周六晚19:10,敬请期待上海电视台纪实人文频道《可凡倾听》就让我们从这封难得的手书聊起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张文宏专访(上)他说政府有极大的决心医生有拼命的精神民众有一起协同作战的风格不知不觉,2020年已经迎来了五月,而全球疫情仍未被完全控制。欧洲刚刚看到新增病例降低的曙光,美国的新增病例尚在高位徘徊,欧亚大陆的俄罗斯、南亚印度、南美巴西以及非洲各国的疫情峰值还迟迟未见,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各国则继续严防死守。新冠病毒似乎并不肯轻易离开,人类究竟该何去何从?何时可以真正恢复疫情之前的新常态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张文宏医生最近世卫组织反复在说,中国事实上是为全世界留出了一个非常宝贵的时间窗。所以如果这次没有看到全世界疫情的控制,你很难想象我们中国民众的配合程度到什么程度。等于是政府有极大的决心,医生有拼命的精神,民众有一起协同作战的风格,我们才可以取得今天这个非常好的状态。现在各个商场的促销,政府的带货,都是为了回归常态。但是我们回归常态是一个方面,那事实上你内心是不是还比较忐忑不安呢?你回去常态又怎么办?大家都觉得所谓的常态,我要回到疫情来临之前的那个叫常态。所以我只是跟你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抗疫专家,福奇他就说过,在疫苗出来之前,我们是回不到以前的原来的那个时代。而疫苗来临的时间,最快的时间应该是明年的年初和年中。所以也就是在这之前,他的意见,基本上是回不过去的。他说我们都以为不带走一片云彩今天它留下了一片云彩,就是新冠病毒2020年3月13日,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需要约60%的英国人感染轻症新冠病毒,来获得对新冠肺炎的群体免疫。由此,“群体免疫”概念引发轩然大波。虽然之后随着疫情的发展,英国也公布了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但依然被拖入了新冠病毒蔓延的泥潭之中。“群体免疫”究竟是什么?它到底能不能成为这场大疫的终结者呢?张文宏医生哪怕有六千万、几千万人的感染,最终都不能建立一个群体的免疫。你唯一的做法就是大量感染的人当中,很多人死掉,剩下来的人都被感染过,这是建立群体免疫。你说历史上有过吗?历史上可能有,但是它的代价就是造成大量人的死亡。你现在不能随意地提出群体免疫来预防传染病,这会导致医疗资源会瘫痪,群体免疫只是一种愿望。在已知的大流行的疾病中,几乎没有一个是通过这种大流行自己灭绝的。SARS是一个自然界的病毒到人类当中,就这么悄悄地走过一趟而已。但我们都以为不带走一片云彩,今天它留下了一片云彩,就是新冠病毒。我们能做的就是等疫苗出来,还有等大家的免疫都提高了,我们都采取很好的像中国一样的防控模式,说不定走着走着没有了,也就真没有了。他说一堆“后浪”给“前浪”一口饭吃他们给你一些就业的机会这场史无前例的抗疫战打响以来,年轻人成为了最值得关注的一支重要力量。据统计,在各地支援湖北的医疗队伍中,1990年之后出生的医务工作者有1.2万人,差不多占到总人数的三分之一。他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责任担当和价值。近日,关于这一代“后浪”的评论也延伸到各个领域,作为一名60后的“前浪”,张文宏又会如何看待如今风头正劲的“后浪”呢?张文宏医生00:45哔哩哔哩网站就是90后的一个天地,所以我们按道理上,我们这种60后,说句实话,我们不能贸然去踏足人家这个领域的,我一般不大敢进去。90后在他们的天地里,他就是王,你现在要进来,他就觉得不爽,我猜是。但是90后的反应也是对的,不代表他们不懂事。每一代人自己都会很好地把握自己的时代。“前浪”也不要觉得不爽,一到现实的生活当中,你是“前浪”还是“前浪”,他是“后浪”还是“后浪”,“后浪”和你配合得很好。很多“前浪”有点焦虑,不要紧,他们永远对自己的方位感是非常清楚的。事实上很多“后浪”已经成为这个真实世界的主宰。到这个时候,我跟你说是一堆“后浪”给你“前浪”一口饭吃,他们给你一些就业的机会。他说90后只要有一技之长,你就是牛你可以领导我们60后如今以上海口音普通话为人熟知的张文宏出生于浙江瑞安,1987年就读于省重点瑞安中学高三的他,毅然放弃了保送另一所著名大学的机会,转而考入上海医科大学,也就是如今的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这个选择几乎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从此走上医学之路,并且再也没有离开。张文宏医生我觉得中国,应该说是这个时代,我们对国家抱有极大的希望。至今为止,我们中国还是社会的阶层,我讲的阶层之间的一个区分。事实上我们知道会有一些富豪的存在,但至少在整个社会的空间,成长的空间里面,大家其实没有被阻塞掉,农村的也好、城镇的也好,事实上我觉得没有完全被阻塞掉。我们也非常希望这种人才可以蜂拥而出的环境要继续存在,这些90后只要有一技之长,你就是牛,你可以领导我们60后,我们都没意见。我是觉得到目前,我仍然看到中国社会的阶层之间并不是固化的。大家还是有很多的机会能够脱颖而出,所以我们非常幸运,今天我们可以一个外地人、一个上海人,我们坐在一起,在这里对话,对不对?实事求是,金句频出这就是“定海神针”张文宏医生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2020年5月16日周六晚19:10上海电视台纪实人文频道《可凡倾听》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张文宏专访(上)